丰丰山

辣么帅

读书笔记 2

“对于历史的伤痛,我们习惯于说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何必揭历史的伤疤 ;对于哪怕影射这一伤疤的文艺作品,我们涂抹着解构主义,荒诞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口红的嘴又说 这种宏大叙事是多么的土气。 但是,如果对生命和痛苦的漠视可以体现在我们对待历史的态度里,它同样可以体现到我们对现实的态度里。当我们的文艺作品用五光十色的豁达 诗意 颓废 华丽 放荡 恶搞,以及最重要的,沉默去包裹怯懦时,它正体现到我们对现实的态度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