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丰山

辣么帅

【凯源】辩论队爱情故事(六)

白鸽飞过礼炮齐鸣,如果不算被烈日下校长冗长的讲话弄晕过去的几个女生的话,这个军训也算是顺利结束了。到最后队伍乱乱的混在一处,管他学法学医学车辆,见到一个穿教官衣服的人就要抬起来抛高高,最后空中忽高忽低飞着教官、衣服、鞋子还有失手抛出的肾。大学生活就这样张牙舞爪地开始了。 

跟教官告别的时候心里多少有点难过,不过还好,王源想,好在辩论还没有结束。 


流光总是把人抛,大半月就像丢到水里的棉花糖,没声没响的就消失了。大二的学长们打算带着这帮来了c城大半月却没踏出校门一步的可怜孩子们去进城转转,也算是表彰他们在前些日子友谊赛里的出色表现。 

来到国民老公家的广场,没走出几步,一队人就尖叫着七零八落了。师姐们看到on sale就集体失去心智;易烊千玺被娃娃机里的轻松熊勾去了魂魄,拉着刘志宏换了一筐的游戏币打算血战到底;腿哥王俊凯王源做了观音兵,满楼层拎着大包小裹走来走去,最后集体坐在甜品站放空。 

王源递给王俊凯一个甜筒,自己也不闲着,认认真真想把手里的甜筒舔成一个标准圆锥。可能是所做的事情实在是无聊透顶,王源很快就走神了,想起了许许多多乱乱糟糟的事情:比如...王俊凯...... 

自己和王俊凯因为辩论以外的事情坐在一起这还是第一次,第一次看到王俊凯空闲下来的另一面,王源发现王俊凯意外地 怕生。身边的女生里有一部分是想和王源王俊凯他们交个朋友而一同来的同级生,来来回回走过来多遍,要张纸喝口水,多半是想和王俊凯说上句话,可是王俊凯总是一副扑克牌脸,倒是有求必应,却连一句俏皮话也没有,简直是个不解风情的小混蛋。王源知道他虽然看上去严肃谨慎,可是对熟人却要热情的多得多,讲笑话总是捧场地笑成虎牙叉烧包,前辈的威严扫地。 

王源很庆幸自己是那熟人中的一员,回想过去的日子,每晚9点以后才有时间训练,一行人荷枪实弹地打整场,然后学长们点评、一对一训练,经常要到11:30以后被忍无可忍的看楼大爷愤怒地赶出来。从逸夫教学楼到宿舍要走很长很长一段灯光昏黄的林荫路,在这一路上就借着灯光,运气好了还能就着银晃晃的月光讨论明天的辩题。常常说着说着就变成了互相的调侃与批斗,王源还会抱怨王俊凯给记的要点字迹如同蟹爬让人眼晕,王俊凯则会意外中二的用“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这种借口来搪塞。 

这一路有路边足球场的草皮散发奇妙香气,渐凉的风缓缓送来蟋蟀的夜曲,还有王源和王俊凯抑制不住冒出的家乡话唠不完的嗑。从家乡的鬼天气到开学要考虑的社团、值得一试的食堂菜品、不能逃课的老师,王俊凯异常的细碎,像个操碎心的婆婆。千玺曾经借助刘翻译听到了耗儿鱼、石磨豆花、雾和鱼洞,让他感到一阵晕眩。

 “你的甜筒跟我的颜色不太一样啊...?” 

“啊...啊!?” 

王源思绪飘得太远,眼睛对焦后发现王俊凯在看着他。 

“我说...”

 “啊啊啊啊这个是那个樱花双旋啊,我以为你不爱吃这种就没...”

 “哦,我还没吃过呢。” 

欸...?此刻自己应该怎么做?再买一个?还是...? 

王源的身体替他做出了选择。 

“要不你尝尝我的?”回过神手已经伸了出去。

 下意识害死人啊!自己舔得这么恶心他要是凑过来吃不就是间接那啥!!? 

实际上王俊凯只是用剩下的蛋卷刮下了一块冰激凌送进了嘴里。王源不由得责怪自己实在是妄想过度。

 “王源儿...挺甜的。” 

王俊凯用低音炮幽幽地说,吃完还笑着舔了舔虎牙。 

王源儿小朋友,你知不知道,这样也是间接接吻啊?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