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丰山

辣么帅

【凯源】辩论队爱情故事(八)

我好勤奋!我都被自己感动了!


疯狂的国王游戏之后,霸气男神和优质学弟的学院cp就被热闹地传播起来。王俊凯作为当事人依然我行我素不理尘俗,而另一位当事人王源却感到非常无辜:什么cp什么粉红,都是特技,是魔法的成分!自己跟王俊凯见面的时间不过每天晚上的训练,开口闭口的称呼还是规规矩矩的学长师兄,qq备注也是发自内心的“凯爷”,耿直又坦荡。之前王源如是想。 

不过现在王源的确隐隐约约觉得大事不好了。这个cp好像真的有点什么。 

各位八卦看官别急别急,事情还要从一次忍无可忍的逃课说起。 

王源觉得法学院课程别的还好,就中国法制史这科实在是太折磨人。整个学院的人聚在一间教室里,彼此呼呼吸吸的空气都是热热乎乎的,椅子软桌子高,本就勾人睡虫,再加上《唐律疏议》的冗长法条滔滔不绝地被老教授念下去,常常是课上到一半台下全军覆没。 

那天法理老师有事出差,课表改来改去竟成了四节法制史联排。才上了小半节,刘志宏易烊千玺就轰然倒下,王源第四次头磕到桌子醒过来,已经认不清自己记在书页上的鬼画符是什么了。

这课是听不下去了,晚上辩题还有几个问题没写,想着想着王源就五内郁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收拾东西趁着小课间溜到楼下小教室去写问题了。 

难得有一间空教室,王源拣了个相对干净的座位放下书包,习惯性环视四周,突然发现,这不是如窗外所见的那个空教室!斜后方有个毛茸茸的脑袋!还有上面执拗挺立在风中的呆毛!这不是王俊凯吗!? 

“嘿、嘿嘿嘿嘿~”王源太过惊讶,嗓子发声先于大脑。可是马上王源就后悔了,到底称呼他什么呢?现在不是辩论训练,叫学长前辈显得好生分;可是就直呼其名王俊凯还让人感觉有点不尊重,于是王源就一路傻呵呵地heyheyhey下去,活像个勾搭女生的街头小混混,自己都觉得丢脸。 

王俊凯闻声抬头,面露喜色:“嘿,来干嘛?” “呃..学长...啊,王...那个...我...”王源因为一个称呼在自我拉扯。

 “平时叫我小凯就行了,我就比你大一岁。”王俊凯轻嗤着王源的纠结,慢悠悠地说。

 “小...小凯啊...我那个...我想问题。”

 “哦?我怎么记得你们这个时间是在上课呀?” 

“......”还让人叫小凯,转头就一副风纪委员的样子管人!王源一阵腹诽,可是对上王俊凯的斜睨就立即败下阵来。

 “行行行我错了,我这就回去”王源肩膀一垮,转过身去拿书包。哪知道王俊凯快他一步,起身抓起王源的书包,放在了自己右边的座位上。

 “傻,你现在出去就只会迎头撞上在走廊巡视的辅导员。就在这乖乖自习吧啊,我就当不知道。” 

王源本来还担心自己坐得近会影响到王俊凯学习,现在看到王俊凯的举动,便乐呵呵地坐了下去,伸头去看他的桌子。 王俊凯显然学得很认真,课件和书在面前铺开,不同颜色的标记整整齐齐,区别得很清楚,让王源决定晚上回去就把自己的书拿出来好好看看。 

看到王俊凯认真的看书,王源默默收心,修修改改很久,终于凑齐了问题,抬起头时感觉眼睛都花了,颇有点当年和高考数学殊死搏斗的架势。往左手边看去,旁边人果不其然还在看书。

 “小凯,你都不用休息的吗?” 

王俊凯闻声抬起头来,眼神有点失焦,抬起胳膊看了眼手表: “哦,已经这么久了啊......你平时休息时都干什么啊?”

 “我吗?我就翻翻手机... 

诶我手机还在刘志宏那啊!” 

“啧...好二。” 最后王俊凯从书包里掏出pad,放在了两人中间:“一起看视频吧。” 


“诶!!你也上b站啊!!!欸都说了小孩子不要看暴漫你怎么不听!!!啊啊啊!!!那不是全蛋男神!!?” 

“哼,你居然知道Michael Jack!”王俊凯一本正经的模仿那个奇怪的英文发音。

 “Helodie Jaqueline!”王源也不甘示弱。 

然后两人对视一眼,齐齐举起了左拳: 

“There’s a fire starting in my heart~” 

然后浑身抽搐地笑倒过去。 

接下来两人还一齐看了一百块都不给我的鬼畜视频,羊版baby,重庆话版我滴胶孩儿。全程王俊凯笑成了叉烧包,拼命拍大腿,王源抖得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眼角都湿了。 

最后在王源的强烈要求下,他们点开了那个点击率很高的喵星人犯蠢合集。当这些平时神秘又高傲的小妖精一脚踏空或者因为一块猫薄荷而尊严尽失时,往往让人心脏登时化成一滩橡皮泥,原则任人揉捏。

尤其配合着背景里叮叮当当的音乐,王源感到自己的身心像被那些小爪子踩过了一样,得到了愉快的放松,视频结束,屏幕一黑,就映出了自己傻笑着的脸,嘴大大地咧着,露出了整齐的牙齿。可是王源定睛一看,屏幕里还有王俊凯的脸,但不是看着犯蠢小猫,而是傻笑着看着自己。那眼神,让王源感觉自己被缓缓淋上了一层糖浆。 

Oh my god。 

现在王源的确隐隐约约觉得大事不好了。这个cp好像真的有点什么。


 “诶王源竟然逃课啊,比我先学会逃课了啊?”刘志宏揉着有点落枕的脖子。 

“他还说,逃课出来要小心在走廊里巡视的辅导员。”千玺笑着帮刘志宏捏肩膀。

 “什么辅导员?” 

“哈?”

 “哪有辅导员啊,咱们院辅导员不管这个啊,他是不是傻?”

 “二源。” 

“没错,二。”




呜呜大家看完了有什么想法可以跟lo主讲 lo主好寂寞...好寂寞...好寂寞...好寂寞...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