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丰山

辣么帅

【凯源】辩论队爱情故事(十)

千玺和刘志宏急的直跳脚,绞尽脑汁编了一套瞎话想给王源无视规定翘训练的疯狂犯罪找一个相对合法的理由。在去逸夫的路上还在不断校对和润色细节,挺清冷的天气两人竟生出了一身的汗。结果到了之后却被告知王源下午已经请了病假。 

与此同时,在学校的另一角,王源正躺在宿舍的床上挺尸。

其实入秋时王源早上就有点咳嗽,加上c城风大尘多很干燥,咳嗽就断断续续没好。昨晚吹了一会儿冷风,睡前洗漱时又开始了咳嗽,扶着水池感觉横隔膜要把肺揉成一团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终于咳出了一口痰,王源才能不像一个老风箱一样,缓缓呼吸,不过很快他就又急促的吸了一口冷空气——痰里面夹杂着一块殷红,在水房的白色瓷砖映衬下格外刺眼。王源一边咳嗽一边急急的开大水龙头把它冲掉,好像要毁尸灭迹一样,手没出息地抖起来。看着最后一点血丝缓缓流进了下水口。王源觉得自己冷透了。

 此刻躺在床上的王源脑子里很乱,一方面不想告诉父母,一方面还在想辩论的事情,千头万绪好像一坨纳威遗留在坩埚里的失败魔药,咕噜噜冒着傻泡。偏偏此时还好死不死地浮现出王俊凯皱着眉头批评他的臭脸,王源心烦意乱的翻身,干脆不再思考,伸手去打开放在床头筐里的手机,没关的音乐直接外放了出来: 

“我还踮着脚思念 

我还任记忆盘旋 

我还闭着眼流泪 

我还装作无所谓”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好想你 好想...”    “吱嘎...” 

听到门突然被推开的声音,王源吓得手剧烈一抖,手机直接自由落体。音乐一窒,却没有听到想象中的碎裂声。 

王源一激灵从床上爬起来,起身就看到王俊凯怔怔地看着他:“脸色怎么这么不好?” 

王源看着他的眼睛,低头别开了对视,干干的笑了一声,想说句玩笑,却又突然觉得说什么都无比艰难。缓缓抬头,就遇上了王俊凯有点焦急的问询眼神。恐惧、委屈、无助们收到一点关怀就争先恐后的破土而出,话到嘴边有了一点哭腔: 

“我好像...好像咯血了...” 



王源此刻身上裹着好多层衣服,呆坐在急诊室外面,看着王俊凯迈着大长腿的背影在CT室化验房之间跑来跑去,恍惚间又跑回来,手里捏着一打大大小小的单据片子:“喏,验血结果,胸腔ct的单子...你运气还真不错没怎么排队...给医生看过了,不过,你有支气管炎怎么不早说?还好这次发现早,要不...” 

王源忍住想要咳嗽的感觉,打断了王俊凯的念叨:“诶诶诶这次就才发现,所以我就吃药...” 

“不行。”

 “我不想打...我吃点药就...”

 “去医院还是我拉你来的,拖拖拖,医生都说了,你这样下去就...”

 “啊啊啊啊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王俊凯好一顿威逼利诱才把王源押到了注射室,本来深夜两个颜值很高的男孩子就很引人注意,再加上一个还在不断挣扎嚎叫,没多久就把值班的小护士都吸引过来围成一圈强势围观。在窃窃私语聊八卦的小护士们给两人编出什么更离谱荒谬的剧情之前,被王俊凯蒙住眼睛的王源终于就范,被护士长温柔地扎上了压脉带。

 被挂上了水的王源终于安静下来。其实是小心的要命。从注射处走到椅子那挪着小碎步,手呈泡椒凤爪状一动不动,整个人像个稻草人一样僵着,在旁边举着瓶子的王俊凯手臂都麻了叫苦不迭。到了座位王源就直挺挺地杵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滴壶,一脸肃杀。王俊凯看不过,想给他手下面垫一个暖水袋,才动了一下就被王源怒拍了回去:“你别动!别动!!啊啊要滚针啊!!你别动别动啊啊啊!!” 

王俊凯无奈的叹了口气,作出了对于极度神经敏感人士的妥协,从身后掏出一个饭盒,递了过去。

 “啥子?”

 “皮蛋粥,趁热喝。” 

“...不想喝...”

 “哼,打着红霉素,一会儿就有你受的。” 

“...” 

“讲真,别作死,这个我有经验。” 

“...我打针在右手...”

 “哈?” 

“...我不是左撇子...” 

“...” 

王源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生病,所以整个人都很脆弱。 

所以任由王俊凯一勺勺喂了进去。 

所以任由自己昏昏沉沉的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所以任由自己砸吧砸吧口水睡得很香。

评论(11)

热度(12)